方寸之间显功夫,医患之间见真情——专访温州拜尔口腔医院院长陈洪峰

2022-12-13


20221213

从公立医院口腔科到民营专科医院,他只为大展拳脚,学有所用。

从口腔正畸到口腔种植,他用技能证明了自己的实力。

从信任到“组团”就诊,他用口碑“圈粉”无数。

当初无意之间选择的职业,他无怨无悔地坚守了26年。他是温州拜尔口腔医院院长陈洪峰。如今的陈洪峰青春不再,高大的身躯因为职业的关系不再挺拔,颈椎也出了问题。但他仍然是全院最忙碌的那个人,只要一上手术台,他的精气神儿又回来了,手术器械在他手里操作得如行云流水。

01“不断汲取”是为了走得更远

1996年,陈洪峰口腔专业毕业后,便进入当地一家公立医院口腔科,正式开启口腔医生事业。

当时口腔医疗技术并不发达,公众的口腔保护意识也较弱。在这种大环境之下,为何会选择当口腔医生?陈洪峰笑着说,其实那时候也没多想,更多是把这个职业当成谋生的手段,结果一入行就是26年,而当口腔医生的目的也从最初的“就是个职业”变成了热爱、坚守。

如今,无论简单病例还是疑难问题,无论口腔正畸还是口腔种植,他处理起来都游刃有余。当口腔医生这么多年,陈洪峰如同海绵吸水一般,不断汲取知识,提高技术。他不仅前往国内多家三甲医院口腔科进修、学习,还数次前往日本、韩国进行学术交流。

当了院长就高枕无忧了?事实上,比之前更繁忙。陈洪峰总是来得最早,走得最晚的那个,中午,他也就有个十来分钟稍做休息,午饭也经常是随便扒几口就算吃了。有时候因为手术结束得迟,热乎乎的饭菜最后都放到了冷冰冰。

陈洪峰近1米8的身高,被不少人羡慕,他们不知道这身高其实对于口腔医生来说也是个负担。“通常来说,我在操作时,患者的体位刚好与我的肘部平行,这是最理想的高度。但因为身高的关系,即便我调整了椅子的高度,在进行治疗时也还是需要头更低一些、背部更弯一些。长此以往,腰酸背痛、脖子痛都找上门了。”陈洪峰说也想去医院看看,但没时间。他已经连续工作一个半月了。本来一周有一天休息时间的,可预约手术的患者太多,不得不排在他的休息时间。“加个班就能减轻患者的痛苦,还是值得的。”他笑着说。

在同事眼里,陈洪峰话不多。其实他是把“话”给了患者,面对他们,他就成了一个“话痨”。同时,他还把热情、责任心、细心等统统都给了患者。

02“棘手问题”用技术迎刃而解

有人可能会觉得口腔医生不需要特别高的技术水平。事实上,口腔医生的“活儿”更精细、更高难,任他们操作的地方只有颌面方寸之间,他们是在毫厘之间筑健康防线。

近几年,种植牙渐入公众视野,而种植技术也在快速发展,为口腔疑难患者解忧。块骨移植便是新技术之一。说得简单点,块骨移植就是将自己的一些下颌骨取下来,补在牙槽骨缺失的部位,等骨融合之后,再进行种植。该技术可能会伤到下颌神经和舌神经,移植之后,还存在伤口崩裂、感染、骨成活率低等问题,因此对操作医生的技术水平要求较高。

40岁的吴女士是去年陈洪峰做过的一名块骨移植种植牙患者。几年前,吴女士的一颗门牙掉了一半,做了烤瓷牙。因为有牙周炎,烤瓷牙出现了松动,边上一颗牙也跟着松动。过来就诊时,吴女士要求做种植牙。但她的牙槽骨条件太差,缺骨严重,种植体固定不住。如果添加骨粉的话,有可能还会被吸收,等于白加。陈洪峰建议用块骨移植技术,虽然有点怕,但因为对陈洪峰的信任,吴女士最终接受了手术。取3毫米左右的下颌骨,用钛钉固定在缺骨处。半年后,两块骨头融合,再置入种植体,戴牙冠。手术顺利,术后恢复不错。戴上永久性牙冠时,吴女士朝陈洪峰竖起了大拇指。穿翼板种植、即刻种植、块骨移植种植等疑难种植手术,陈洪峰一年可开展200余台。

在正畸治疗上,陈洪峰也遇到了不少棘手病例,他用“真功夫”一一化解。前段时间,21岁的小苏又来找陈洪峰复诊,得知牙齿情况都不错,她再次向陈洪峰表达了感激之情。小苏做正畸时才18岁,当时不少医生都说,她“地包天”严重,得做颌面部手术。怕做手术,小苏仍然四处寻医,最后找到了陈洪峰。陈洪峰一看,小苏的反颌真的挺严重,从侧面看像一轮弯月。但他还是有信心让小苏“变脸”。经过2年的治疗,小苏终于拿下了牙套,看见自己镜中的脸,她的微笑回来了。

03“口口相传”增加了患者黏性

据统计,温州拜尔口腔医院每月首诊患者中,有百余人都是奔着陈洪峰去的,等等也没关系,但一定要让他手术。“陈院长,我是谁谁介绍来的”“陈院长,我朋友说你厉害,我就来了”。平时,陈洪峰经常会碰到这样的患者。口口相传,让陈洪峰小有名气,也不断“圈粉”。

陈洪峰的患者里,乐清北白象、虹桥、柳市,平阳,苍南等地的特别多,还有跨省而来的,之前就有几名从福建宁德坐动车过来的,一进门就说:“我相信你,所以这么远也来了。”正是因为不少患者远道而来,才让陈洪峰一颗“侠义”之心“泛滥”,当他们提出“能不能今天就给排手术”时,他总是毫不犹豫地说“可以安排”,然后便用自己的休息时间、下班时间换患者的手术时间。

今年5月,陈洪峰为乐清北白象的郑先生做了穿翼板种植,前几天他过来取模型。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找陈洪峰种植了,第一次是去年下半年,常规种植了2颗。看见他后面还跟着两个人,陈洪峰也没多问,以为是陪同者。结果,郑先生指着陈洪峰对那两个人说:“这就是给我种牙的陈院长,你们找他种牙,没错。”原来,又是“组团”过来的。随后,陈洪峰了解了他们的情况,考虑到都是单颗种植,便安排了当天手术,结果就是,他一直忙到6点多才下了手术台。

这种“组团”来的平时经常能见到。就在上周,平阳的一双兄妹也带着朋友一大早赶到医院,请陈洪峰帮他们排当天手术。“现在讲求有‘温度’的医疗,我便想着给患者最大的方便,让他们能少跑就少跑。”

正畸是个长期“工程”,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。做种植牙也如此,后续的取模、戴冠、维护等,都需要多次跟医生打交道。因此,陈洪峰的患者大部分都是“老”患者,“老”再带“新”,患者越“黏”越多。

记者采访结束时已是晚上6点多,陈洪峰坐回办公室开始将当天的病历整理、打印、归档。正如他一直说的那句话:从医没有捷径,只有脚踏实地。


相关链接

外景图(1)(1).jpg

温州拜尔口腔医院(原拜博口腔)成立于 2014年,属温州市鹿城区医疗板块招商引资项目,是一家集医疗、科研、预防和保健于一体的综合口腔医院。位于解放路与望江路交界口的香港大厦,毗邻瓯江,环境优美,医疗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。医院针对不同人群,提供口腔种植、口腔正畸、口腔治疗、儿童口腔、口腔保健、口腔美容等服务。


温州商报记者    胡宁


分享
写评论...